中国文化人物网文化大家

  • 国际视野 · 权威再现 · 增强文化自觉和自信
  • 热门关键词:
    创新
    吴震启
    和平
    大唐西市
    守住民族文化的根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大家 >

    徐沛东:艺术不能脱离人民和时代

    2017-09-18 10:50
    来源:中新社
    语音阅读


    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作曲家徐沛东(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作曲家徐沛东与全国政协常委、第九届中国文联副主席覃志刚,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张桐胜等领导及艺术家在一起探讨交流(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全国政协常委、第九届中国文联副主席覃志刚,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作曲家徐沛东,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徐里,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张桐胜,著名书画家吴悦石等领导及艺术家一起走进大自然采风写生(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时代的雕塑者。一切优秀文艺工作者的艺术生命都源于人民,一切优秀文艺创作都为了人民。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坚持以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人民的生活、命运、情感,表达人民的心愿、心情、心声,立志创作出在人民中传之久远的精品力作。

           文艺创作要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这是徐沛东一贯的创作道路。徐沛东笑称,他的作品有很强的泥土性,他自己非常反对不接地气的创作观,“一个文艺家,如果离开了生活,离开了人民,将一事无成”。

           徐沛东16岁进入福州军区文工团,可以说,在从艺生涯的一开始,他就在与最基层的兵打成一片。“这样一种生活,我认为很符合对我们文艺工作者的要求,即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当时我每年大约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是在部队海岛转来转去,为他们送去精神食粮。这样的人生经历对我个人思想品格的形成,以及在我整个艺术发展生涯里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上世纪80年代,流行音乐开始涌入中国,并冲击着当时的中国音乐市场。徐沛东创作的一曲《我热恋的故乡》风靡全国,开取了中国歌坛西北风时代,让徐沛东也由此一举成名。徐沛东回顾这首歌曲的创作经历时表示,这首歌曲的创作灵感,是从生活、从泥土中汲取而来的。“创作是个人行为的体现,但是与作者周围的一切都息息相关。”

           音乐家创作的源泉是平时生活中的积累和感受。徐沛东曾说过,一个音乐家要写出佳作,必须扎扎实实地在生活中寻找切入点,在具体的意象中发现美的火花。“我的作品应该有很强的‘泥土性’,比较接地气。比如像写《雍正王朝》,有一句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写的虽然是历史故事,但是歌曲是唱给今天人听的,让今天人知道,得民心者一定得天下。”徐沛东说。一个人所处的时代和生活往往能给予创作者最好养料,徐沛东反复告诫自己,不能脱离时代,脱离人民,“一个文艺家,如果离开了生活,离开了人民,你将一事无成”。

           徐沛东的代表作之一、1990年亚运会宣传曲《亚洲雄风》就是这样一首群众歌曲。谈到这首传唱20多年仍经久不衰的流行歌曲,徐沛东娓娓讲述了其创作历程,“有很多文艺评论家、理论家把《亚洲雄风》分析得很伟大。一经分析,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可我当时没有想这么多,比如说它的和声进行、它的节奏进行、它的语言进行。我当时第一考虑是这首歌是群众歌曲,人人能唱上一句,旋律非常简单,反复地出现,再加上歌词‘我们亚洲’,有一种认同感和自豪感。反复,再反复,我当时的想法是一定要让它被人们记住。我没有想到大调,先是愉快的几句,再开始转,我当时没有想到那么伟大”。

           在《亚洲雄风》之后,徐沛东笑称自己又成了“体育歌曲专业户”,为很多运动赛事创作歌曲,但都并未太成功,直到1991年召开的第四届中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创作的会歌《爱我中华》出炉,再次传唱全国。而这首歌曲在创作时,他却并未抱着要为体育赛事进行创作的想法进行的,而是着重抒发自己的情感。在徐沛东看来,文艺作品不是标签的、口号的、形式的,真正经典的作品,必须是创作者心里有的,能震撼自己的。

           实际上,徐沛东不仅是一个高产的作曲家,更是一个丰富的作曲家,他创作的作品风格多样,包括流行、民乐、美声以及戏曲等多种类型。    徐沛东说,在《亚洲雄风》创作出来后,不少圈内人都不肯相信,那是他创作的。因为此前,徐沛东的代表作,包括《我热恋的故乡》《篱笆墙的影子》《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等等。“当时别人都笑称我是农民作曲家,而《亚洲雄风》与我之前的作品完全不一样,不是那样的语言。”徐沛东说,新作品让别人觉得不像是他的作品的时候,他的目的就达到了,实现了新的突破。

           好的文艺作品既要有娱乐性,更要有教化性。文化一定是化人的。作为文艺工作者,应该深知自己的责任。好的作品能被群众认可甚至喜爱,是因为它们都是随时代脉搏酝酿而生的。比如说《命运不是辘轳》,产生于农村改革的年代,大家一看,这部作品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再比如说《亚洲雄风》《大地飞歌》《爱我中华》,这些作品都是时代的产物。文艺工作者一定要扎根泥土,深入了解时代,为时代而歌。如果跟所处时代没关系,自己玩自己的,那就不是文艺工作者。从这一点来看,我们身上的使命是很重大的。

           “你不能沿着人家的路走你自己的路,你要通过别人的优秀创作思想开拓你自己的路。音乐就七个音符,但它能够不断地反映人的喜怒哀乐,反映各种情绪。我们首先要尊重,再去学习、分析,然后把它变成自己的思想,再去前行,这才是一个创作者的追求。”徐沛东说,躺在过去的成绩上沾沾自喜没有多大意思,要向前方看,前方永远有诱惑,创作者的可贵之处正在于此,“也许到七老八十,你的激情灵感下降了,但是你仍然有这一颗心,也会迸发出意外的、很好的一些音乐乐思”。

           关于2014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徐沛东有着很深刻的记忆,彼时情景,甚至精确到很多细节。徐沛东还清晰地记得与会那天早上他原本打算着正装出席,可临开会前突然接到要穿便装出席,于是,他摘掉了领带,让西服配衬衫多了几分休闲和家常。“按一般的惯例,与中央领导一块儿开会,要有一个合影,可总书记没有这样做,他一个个代表亲自接见、握手、交谈、合影,这个环节我算了一下就有半个多小时。”在徐沛东看来,这次会议的氛围平实、平易。所谓平实,因为它内容非常丰富,形式非常平凡,甚至不像一个会议。所谓平易,习总书记与艺术家以交朋友的形式,亲切交谈,没有任何开场白,甚至没有一句套话。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也指出,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高峰”是代表时代的印记。过了多少年,回想起来,原来当初的时代是这样的。我们不能只留下过眼烟云,而要有深刻的作品。这就要求我们把文艺的继承、发展和创新之间的关系处理好。创新是时代的风向标,是文艺发展的根本。

           文艺的创新,是要费大功夫的。作为年轻人要学好本领、打好基础。更重要的是,要经得住诱惑,摆正自己,有一个正确的心态,脚踏实地、探索时代,说真话、说人话、说百姓心里的话。

           文艺要服务人民,就必须积极反映人民生活。今天,在我国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13亿多人民正上演着波澜壮阔的活剧,国家蓬勃发展,家庭酸甜苦辣,百姓欢乐忧伤,构成了气象万千的生活景象,充满着感人肺腑的故事,洋溢着激昂跳动的乐章,展现出色彩斑斓的画面。广大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也必将大有作为。(中国文化人物)
    分享到:
    全球著名院校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文化大家